今天是:2020/2/25
综合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> 综合信息 > 反对邪教 > 正文
反邪教小说《她来了》连载三:你侬我侬
添加日期:2016/4/8   浏览次数:807   文章来源:凯风网   加入收藏

  编者按:郑怡先生所著的反邪教中篇小说《她来了》,讲述的是主人公秋实和初恋女友春花两家之间发生的故事。围绕两人的大学生活和工作后的经历,由于春花误入邪教“全能神”而有更多的交叉,她的到来带给主人公秋实甜蜜的记忆,也给秋实一家带来了生活的磨难。最后春花和秋实妻子郑芳双双摆脱邪教,重新回归到正常的社会生活之中。

  那些年,省会郑州围绕亚细亚的商业大战尚未开始,更没有郑东新区这一说。郑州市的标志性建筑就是二七塔,14层,是为了纪念京汉铁路二七大罢工建造的;另外商业建筑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火车站对面的中原大厦,18层,算是郑州最高的建筑了。大学所在的农业路那时还是一片郊区,校园前的那条路还是一片坑洼。附近的小棚子里,靠着十字路口有几家烩面馆,不用招牌,也不用叫卖,仅仅那飘荡着的浓浓的羊肉香味儿就勾得人馋虫上来后直咽口水。

  那时候学校还是固定小班上课,秋实和春花又不是一个系,能够见到春花的机会很有限,但秋实总是创造机会与春花接触。偶尔合班上大课,秋实总是帮着春花占座位,春花也总是大方地坐在秋实的旁边,仿佛这一切都是应该的。秋实看到春花的笔记记的很仔细,字体也很隽秀,课后也常常拿来看,有不清楚的地方,还要向春花讨教,有时为了一个问题,两人甚至争得面红耳赤。

  有一天下午下课后,两个人争累了,也争饿了,秋实就对春花说,我请你吃饭吧,在学校也过了饭点了,我请你到学校对面吃烩面吧。两人来到学校对面的小棚子坐下,那时候郑州的烩面是5毛7一碗,还要二两粮票,秋实要抢着买单,春花说,我的粮票吃不完,我来吧。那时候上大学不用交高额的学杂费,每月除了发粮票还有12块钱的助学金,秋实家里虽然穷,一块多钱的饭钱还能负得起。秋实争不过春花,偷偷地拍了拍已经有点干瘪的口袋,美美地吃了饭,和春花一起回校了。

  那时候刚刚改革开放,大学里还不允许学生公开谈恋爱,爱情的小树只能悄然地生长,但不能疯长。新生第一学期课程不是安排的很满,春花、秋实常借故相邀一起散步。

  秋实非常健谈,讲他的家庭,讲他的高中生活,讲他的理想和憧憬,讲他小时候的顽皮和趣事,常常逗得春花抿嘴直乐,有几次甚至笑得前仰后合,就拿粉拳直捶秋实结实的后背。春花也给秋实讲她的童年,她的家庭,春花说虽然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,父母也蛮宠她的,但家里的大事还是父亲说了算。

  秋实和春花联系最多的其实是开学和放假的时候,两个人一定是约好坐同一趟车,有时看着身旁这位秀美的女生,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淡淡体香,秋实忍不住想把春花揽在怀中,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。因为毕竟大家都正处于青春期,上高中时男女授受不亲,见面都不敢说话,到了大学已经是开放多了,能够跟心仪的女生说说话、牵牵手就不错了,哪里敢太唐突和造次呢。

  那时候学校开始流行跳集体舞,后来是交谊舞。秋实来自农村,拉女同学的手都会脸红,跳舞也很笨拙;春花因为在县城长大,到底比秋实见多识广,所以跳舞比秋实老练的多。有空的时候,秋实就请春花教他跳舞,终于拉到了春花温柔的小手,秋实心底里暗自激动,有几次踩到了春花的脚上,疼的春花直叫苦,秋实却不以为然,跳的什么全忘了,只记得那双小手的温暖呢。

  记得还有一次,春花要张罗着替秋实拆洗被子,那时候,学校里女生帮助男生拆洗被子也是表达友谊的一种方式。开始秋实还不肯,后来争来争去,拗不过春花,秋实也就不再争了。春花将被子抖搂开一看,原来秋实的被子中间有一片晚上睡觉时跑马留下的泛白渍迹,虽然早已经风干了,但那是什么东西春花还是知道的,春花涨红了脸吃吃地跑开了,秋实也站在原地窘得不知所措。

  作者简介:高顺平,笔名:郑怡,机关干部,河南H市作家协会会员,经济学硕士,反邪教志愿者,有数百篇反邪教文章在凯风网发表。